夏蝉

关于《信笔乱写的脑洞》的君子协定

同标题,是关于我前几天那篇脑洞的一点事,没看过的亲可以点进我头像或者往前翻翻tag就能看到。
事情是这个样子,其实那个脑洞我说是放上来过过脑补瘾,但内心深处其实是非常想写的,脑都脑出来了就差一动笔了。但是那个脑洞实在是过于高能,收着尺度写又没意思,如果我真的放出来,很容易引起撕逼。而对于撕逼这种事我真的怕的不要不要的,本人在其他圈子被网络暴力过,至今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而且我真的真的很爱非正,如果真的因为一篇文章导致网络暴力到不得不屏蔽这个tag,那我宁愿不写了。
所以思前想后,在下想跟各位定个君子协定:
在本协定评论区,大家可以随意表达态度,可以或者不可以,同意或者不同意。如果能收到二十条‘同...

p1的名字叫做《那年廖沙给热尼亚做了个蛋糕》。这生贺迟了大半个月可还行。
p2是我的小心机😊
话说这俩人的中间名长度太残酷了……我练了好几遍都写不好……

信笔乱写的脑洞

ML酒吧大乱炖梗,西皮左萨功萨萨贝萨波扬波左波田贝功贝左迪米迪沉沦等等等等···········太多了以至于写都写不完。

真·贵乱,很乱很乱,肉多,全面开放式关系,基本上任意两个人之间都有一腿。


故事开始时,萨沙发现自己新认识的情人——非正酒吧的店长大左好像有很多不同国籍的情人,就很好奇地询问都是从哪里找的?会长微微一笑:想要吗?你也能有,晚上九点之后,左哥带你去见识见识。

原来每当晚上九点后,非正酒吧就会从一个正经酒...

【萨贝】(作者)又双嗑药嗑嗨了

第三篇了,特意提前一天从老家回来给各位写文。

毕竟咖啡过量需要代谢至少一天来恢复状态,我刚才灌下去的那杯,都快稠成咖啡浆糊了。

注意事项乱糟的的不再重复,没问题的话咱就往下拉。

“没凳子了,你就坐床边上吧,把外套脱了我给你倒杯水。”

贝乐泰点点头,乖乖坐在床沿,一米九几的大个子并成乖乖巧巧的一小坨,不像会继续作妖的样子。

萨沙这才敢把门一带,去厨房倒水。

事实上直到把对方引进屋里,自己紧绷着的心脏这才松了松弦。不过好在一切都如他所料,对方一来没心情细检查天气预报真假,二来来中国时间不长,还没真正找出东北过冬的规律。今儿一大早的天气预报明晃晃“4℃——8℃”,这...

【萨贝】(作者)又嗑药嗑多了

是《(作者)嗑药磕多了》的后续,西皮和注意事项见前文。

硬是又喝了五袋咖啡来了感觉才能写出文,我有天死了肯定是死在咖啡上。

如果可以咱们就往下拉。


生活是极其操蛋的,这个现实被很多人回避,又被很多人过分强调。

贝乐泰讨厌冬天,尤其讨厌中国东北有雪的冬天,那一惊一乍直钻骨头的阴风和雪粒总让他无比怀念起墨尔本绵软的长夏。桥下护城河水滚滚流过,脑门上秋末冬初的冷风吹呀吹,贝乐泰支着栏杆想事,想换季,想死亡和生命,想遥远温暖的墨尔本,想刚收到的抑郁症诊断书。

跟他无数次在网站和心理干预热线上做的非专业测试不同,医院的诊断书用词一点都不委婉,直白赤裸,让人...

生日快乐,热尼亚(๑>؂<๑)
我太喜欢你以至于什么tag都不敢打。
说实话我这辈子都没想到自己会爱上一个四舍五入都能给我当爹的老艺术家,毕竟一直是个同龄党……
但是现在想想,大约是因为我的眼睛和心脏都是水晶做的,而你的存在,让我的晶体闪闪发亮。
叶普根尼.维克托罗维奇.普鲁申科生日快乐。
祝你在以后的日子里,永远健康,永远幸福。

【萨贝】(作者)嗑药磕多了

本来想写阮贝不知道为啥写出来的萨贝,au背景,十八岁成年危机萨x抑郁自杀贝。

作者写的时候真的磕了药(一口气五包咖啡),现在鼻涕眼泪全下来了手也不受控制,所以别指望逻辑这种昂贵的东西,我这儿没有。

觉得可以咱们就往下拉。


十八岁真是个让人绝望的年纪。

半个月前刚满十八岁的萨沙觉得自己被一种乌云罩顶的丧气包围,他觉得自己应该是陷入了中年危机的前一档——成年危机,这是他自己给自己下的诊断。而在他看来,成年危机的主要症状就是突然间没了归属,小孩把你当大人,大人把你当小孩,总之两边突然都开始不待见你,俗称阴间不要,阳间不收。

正值周末,护城河边却几乎没什么人...

不知道会不会写的阮贝

阮奕信在旁人眼里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该沉默时绝不说半个字,该含蓄时绝不会飞扬半分,该笑时笑,连嘴角扬起的弧度都仿佛精确到毫米。然而每当遇上贝乐泰,阮奕信驾轻就熟的外壳总会不知不觉龟裂,露出里面那个张扬而青涩的,二十三岁的大男孩。
——我花费好久才练就这一层驾轻就熟的外皮,而你轻而易举就把它脱了下来,在你面前,我又变成了那个一清见底的傻小子,变成了那个我本应该是的,笨拙不成熟的自己。

主要是被‘阿阮不让我睡’萌到了~而且好像lof上所有关于阮奕信的同人都会习惯性地突出他成熟沉稳的一面,所以我就突发奇想想写一个少年气的小软。毕竟小软也才二十出头嘛~而且我觉得少年面对喜欢的人时,那种孔雀开屏般的显摆...

【小论文】关于亚普打雪仗的一点猜测(cp脑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废话不多说,直接来干货。

咱们亚普洗脑包和同人MV里有个很重要的情节就是打雪仗,在《群星之间》和《圣彼得堡的体育之星普鲁申科篇》里,我们都能看到小普先从背后攻击熊,熊被砸两次后团了个大的雪球反击。用亚粉姐姐的话说,当时是小普‘先撩的’。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少年时性格文静又听话的小普会先去撩熊呢?

咱们来看看这张图片:


这张是小普已经砸完一个雪球后,可以看出熊被砸了之后手依然插在兜里,视频里他还插兜走了几步,被砸二次后才炸毛反击。从这里就可以说明,这个打雪仗的情节多半不是纪录片导演设定好的,而是这俩的自然反应。

那么,会不会是小普只是突然想皮一下?

注意,他们这是在录纪录片,纪录片...

我热度最高的文字竟然是一个半拉小时激情摸鱼出来的小破脑洞,这估计是本世纪本年度最魔幻的魔幻片,我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养病时的小吐槽

依旧生病中写不下去同人于是刷视频解闷,于是我就看出了玄机,嗯······

首先是日常去亚粉姐姐那找素材,于是刷到了姐姐翻译的《群星之间》,四十分钟时的这一段,是小普说关于熊走了之后他的感受。


下面这一张,是小普提到亚古丁时的表情,可以看出很开心的在笑,之前提到米申要他赢过亚古丁时也是这个很开心的表情。



然后说到“亚古丁走了是件好事,我很高兴”······


???高兴?

截图截的不好,视频里能看出很明...

养病时的小感想

要说小普作为当年全冰场最小的孩子,几乎所有人都能称他一声‘师弟’。
但是当大家叫小普‘师弟’的时候,就只是指他是某一个人的师弟。
米申门下那么多孩子,别的能叫熊师兄的人应该还是有的。
但当大家喊熊‘师兄’的时候,也只是指他是某一个人的师兄。
“你们提普鲁申科其实是在说亚古丁,说到亚古丁时其实讲的是普鲁申科。”
唉……

别光点喜欢,评论啊!

© 夏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