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蝉

想要个女朋友。

她要像《非正式会谈》的敲敲那样,又温柔又有姐姐范,二十岁出头或者二十八九都可以,重要的是像个姐姐那么温柔。

想依偎在她怀里,被幽幽的馨香包围,然后听她夸赞我的身体乳像甜果叶子炼的蜜糖。

想在她身边安静地睡去,半梦半醒间感受到印在额角的一枚吻。

想跟她牵手走在阳光下,在所有想要退却的时刻她举起我的手,说“这是我的女朋友。”

我要她好多好多的爱和好多好多的抱抱,为了这些,我愿意接受她一切,裹着甜蜜外衣的诱哄。

一百一十粉点文

不要问我为啥不是百粉点文,因为百粉那会我太懒了……都是一些奇葩西皮的奇葩脑洞,大家伙想看哪个就留言,我明天晚上统计挑两篇写。


构思的差不多,只要有人点就能写出来的有:


《东躲西藏》番外萨波肉(注意!肉!不能接受勿点!)。

戈登x萨沙的au,美国军官与他收养的俄罗斯男孩(想写肉,但不知道合不合适,大家可以留言)。

阮奕信x小贝,现实背景小阮无女友设定。


有一点构思,有人点也不一定写出来,写出来也很可能是ooc段子的有:


宋博宁x张维,蜜汁背景,可能有肉。

左米迪,现实背景下三者之间的微妙关系。


就酱,想看哪个可以留言。

另外有个问题想问大家,这里面很多都是带肉的,或者干脆就...

【元旦贺】东躲西藏

分手了,写点甜的。

功贝萨波的高校au,一个东躲西藏的小故事。

 

 

 

 

α

贝乐泰坐在座位上心不在焉地玩油笔,视线紧紧盯着班级门,直到穿着高一校服的身影出现在门前,男孩的眼睛才微微一亮。

“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晚?”

“甭提了贝哥,死猪头查串楼层越查越严了。”

萨沙摆摆手,一屁股坐到旁边的位子,揽着贝乐泰就开始侃大山。“我跟你说啊,最近你这忙是越来越不好帮了,咱学校现在查串楼查早恋,好几回我在人家班级门口差点让逮着······”

“行了行了,”贝...

【圣诞联文】twilight

本文是我跟@Алексей  的联文,由我们两个交替发布。是之前那个稀碎脑洞,不了解的可以点我头像,就在前一篇,如果了解了没问题咱们就往下拉,祝您看文愉快。

标题twilight,有黎明和暮色的双重意义。


2018,俄罗斯


“好了,差不多弄完了。”指挥着工人把最后一个大件家具搬到卡车上,华波波这才转向萨沙。“遗嘱里说能卖的都帮你装车了,你爷爷书房还有点东西,私人物品,遗嘱里说让你全权负责。“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拍了拍男孩的肩。“打起精神来,哥在这陪你呢。”

萨沙摇摇头,冲华波波笑笑。“我没事的,波波哥,你先跟着车一起回去吧,我处理...

腿个稀碎脑洞

爷爷卷弗去世后,萨沙为他整理遗物时发现了一个破旧的笔记本,扉页上用英语写着“左右”。笔记本里没有任何句子,只有一些零散的词。

“草帽”“羊奶”“香烟”“酒窝”“信”“白捧花”“钢盔”……

当天晚上,无意间把笔记本放在枕边的萨沙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红头发的年轻男人对他微笑,颊边有两个深深的酒窝。

男人说他叫“左右”,住在美国乡下的一个小农场。

醒来后萨沙就定了去美国的机票。

从美国一个小乡村农场到镇上的配给商店遗址,再到小旅店,教堂,车站······每到一个地点当晚男人便会出现在梦里,在当天所找到的地点...

波波的独白

华波波x大左。ooc预警!rps国际三禁!

没问题咱就往下拉。


他是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幻化而来,是一切正面事物的总和,是使我沦陷的最汹涌的冰原深海。

我喜欢他叫我的名字,喜欢他霸气游刃有余的主持节目,也喜欢他偶尔流露出的孩子气。他长得很帅,耐看有少年气,但我更喜欢他的声音,像某种乐器,悠扬又醇厚,带着点天然的撒娇味道。

“华波波,安静。”他敲着小锤子警告我,连板着脸生气都那么可爱。他真的太容易生气,我在车里吵醒他时他又要生气。“停下来,我告诉你停下来。”缩在衣领和墨镜下面的声音显得软糯,更像撒娇了。

要不是情况不允许,我真想把他逗到真的发脾气。

我喜欢他怼我,...

关于《信笔乱写的脑洞》的君子协定

同标题,是关于我前几天那篇脑洞的一点事,没看过的亲可以点进我头像或者往前翻翻tag就能看到。
事情是这个样子,其实那个脑洞我说是放上来过过脑补瘾,但内心深处其实是非常想写的,脑都脑出来了就差一动笔了。但是那个脑洞实在是过于高能,收着尺度写又没意思,如果我真的放出来,很容易引起撕逼。而对于撕逼这种事我真的怕的不要不要的,本人在其他圈子被网络暴力过,至今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而且我真的真的很爱非正,如果真的因为一篇文章导致网络暴力到不得不屏蔽这个tag,那我宁愿不写了。
所以思前想后,在下想跟各位定个君子协定:
在本协定评论区,大家可以随意表达态度,可以或者不可以,同意或者不同意。如果能收到二十条‘同...

p1的名字叫做《那年廖沙给热尼亚做了个蛋糕》。这生贺迟了大半个月可还行。
p2是我的小心机😊
话说这俩人的中间名长度太残酷了……我练了好几遍都写不好……

信笔乱写的脑洞

ML酒吧大乱炖梗,西皮左萨功萨萨贝萨波扬波左波田贝功贝左迪米迪沉沦等等等等···········太多了以至于写都写不完。

真·贵乱,很乱很乱,肉多,全面开放式关系,基本上任意两个人之间都有一腿。


故事开始时,萨沙发现自己新认识的情人——非正酒吧的店长大左好像有很多不同国籍的情人,就很好奇地询问都是从哪里找的?会长微微一笑:想要吗?你也能有,晚上九点之后,左哥带你去见识见识。

原来每当晚上九点后,非正酒吧就会从一个正经酒...

【萨贝】(作者)又双嗑药嗑嗨了

第三篇了,特意提前一天从老家回来给各位写文。

毕竟咖啡过量需要代谢至少一天来恢复状态,我刚才灌下去的那杯,都快稠成咖啡浆糊了。

注意事项乱糟的的不再重复,没问题的话咱就往下拉。

“没凳子了,你就坐床边上吧,把外套脱了我给你倒杯水。”

贝乐泰点点头,乖乖坐在床沿,一米九几的大个子并成乖乖巧巧的一小坨,不像会继续作妖的样子。

萨沙这才敢把门一带,去厨房倒水。

事实上直到把对方引进屋里,自己紧绷着的心脏这才松了松弦。不过好在一切都如他所料,对方一来没心情细检查天气预报真假,二来来中国时间不长,还没真正找出东北过冬的规律。今儿一大早的天气预报明晃晃“4℃——8℃”,这...

【萨贝】(作者)又嗑药嗑多了

是《(作者)嗑药磕多了》的后续,西皮和注意事项见前文。

硬是又喝了五袋咖啡来了感觉才能写出文,我有天死了肯定是死在咖啡上。

如果可以咱们就往下拉。


生活是极其操蛋的,这个现实被很多人回避,又被很多人过分强调。

贝乐泰讨厌冬天,尤其讨厌中国东北有雪的冬天,那一惊一乍直钻骨头的阴风和雪粒总让他无比怀念起墨尔本绵软的长夏。桥下护城河水滚滚流过,脑门上秋末冬初的冷风吹呀吹,贝乐泰支着栏杆想事,想换季,想死亡和生命,想遥远温暖的墨尔本,想刚收到的抑郁症诊断书。

跟他无数次在网站和心理干预热线上做的非专业测试不同,医院的诊断书用词一点都不委婉,直白赤裸,让人...

生日快乐,热尼亚(๑>؂<๑)
我太喜欢你以至于什么tag都不敢打。
说实话我这辈子都没想到自己会爱上一个四舍五入都能给我当爹的老艺术家,毕竟一直是个同龄党……
但是现在想想,大约是因为我的眼睛和心脏都是水晶做的,而你的存在,让我的晶体闪闪发亮。
叶普根尼.维克托罗维奇.普鲁申科生日快乐。
祝你在以后的日子里,永远健康,永远幸福。

别光点喜欢,评论啊!

© 夏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