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蝉

【湾白】终极往事 · 壹

架空au,所有国家名地名人名皆与现实无关,天朝不是中国,斯拉夫不是俄罗斯,两者版图啥样没想好。

和同名耽美小说也没什么关系,要说有,也只是若有若无丁点风骨。

作者是个渣,不知道自己想写啥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能接受吗,可以就往下拉吧——

························································································································




壹 · 似真亦假梦中事

 

深夜,王家宅内。

王老板正与儿子濠镜商量事宜,房门轻微的吱呀声引起了二人注意。

门先是缓缓开了条小缝,隐约可见外面立着瑟瑟发抖的小身板。

王老板见状,暗暗叹口气,柔声问:“是梅梅吗?”

缝隙开得更大,六岁的小姑娘一只手抱着小枕,另一只手揉着眼睛,没被手遮挡的那只略带倦容与惊慌的大眼睛乌溜溜盯着人。

王老板招手将女孩唤到身边抱上膝盖,摸摸她的头。“梅梅怎么了,跟爹说说?”

小姑娘软软靠在父亲怀里,声音还有些抖。

“爹,我做梦了······”

王老板轻抚女孩肩背的手一僵,随后轻轻拍了拍,冲儿子示意。青年会意过去从父亲手中接过妹妹,抱着女孩往门外女孩的房间走去。

“晓梅是又做噩梦了么?”王濠镜安顿好女孩后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

王晓梅吸吸鼻子,细声细气吞吞吐吐地:“我,我梦见有红火狐狸叫我什么·······还有白狐狸,那个白狐狸死了·······血淋淋的一小片儿···然后那个红狐狸也死了········它俩躺一起···濠镜哥我怕······”

“晓梅不怕,不怕······”青年心疼地拍哄着女孩被下的身躯。

门外有人敲门,王濠镜看看晓梅,叫了句进来。

四岁的王嘉龙穿着睡袍闪身进来,男孩睡眼惺忪的模样明显是被隔壁的动静吵起来的,他挪到床边握着姐姐的手,学着大人的样子轻拍。“姐姐不怕,梦都是假的······”

“就是啊,你看咱们嘉龙都明白,晓梅你还是姐姐呢。”王濠镜把他抱起来放到床里侧备用铺上。“你今晚就跟你姐姐睡吧,省得她怕,你还担心。”

王嘉龙闻言立刻凑过去乖巧地抱住姐姐,王晓梅也把面颊紧紧贴住弟弟肩窝,两个孩子相拥着,不一会便相继入眠,鼾声均匀。

王濠镜注视了他们一会,给弟妹掖好被角。

“造孽啊······”

青年轻轻掩上房门,把方才那几不可闻地叹息关在了门后。


十年后


王晓梅坐在位子上浑身猴儿似的左拧右扭,终于忍不住腾地坐起来,一把掀开马车厚重的帘帐。“爹!还没到吗?!”

坐在车夫身边的王老板被她这一嗓子吓了个激灵,回身对女孩笑笑。“就快了就快了,梅梅等着急了?”

少女脸盘一皱,小嘴嘟起老高。“您昨儿就说快了快了,这都一天一宿了您还说快了,到底要多久啊?”

王老板呵呵笑着。“这回真的快啦,最晚太阳落山前,咱们一定能走到布拉金斯基侯爵府上。”

“晓梅,别难为爹了。”坐在晓梅对面的濠镜探身拉下她扶着帘帐的手。“路多远就是多远,急又急不来,你这一掀帘子,车里这点暖和气儿都给散出去了。”

坐在哥哥身边的王嘉龙不声不响递过来两个手炉,看着两人拿稳,道:“要不姐你跟爹换换位······”

“胡闹,”话没说完就被王濠镜压下了尾,“你姐手脚本来就爱凉,出去受了风怎么办?况且外头冰天雪地,也没什么好看的。”他顿了一下,转向女孩。“晓梅你也得学着沉住气,十六岁是大姑娘了,再过两年承了家业,哪还能这么稳不下来。”

王晓梅瘪了瘪嘴,心里清楚哥哥这话基本是说到点子上,只得老实坐着,不再出声。

当朝天子开明,又正逢盛世变法,无论民间还是宫廷,皆只知选贤任能不知男尊女卑。王家世代皇商,王老板本人亦是朝中外交大臣,已故的王夫人又是天子的亲妹妹,是名副其实的豪门世家。更何况咱们这位王小姐本人也非池中之物,博览群书博古通今不说,还八面玲珑特别会做人,王老板让她尝试经手的几桩生意都做的漂漂亮亮,要不是王晓梅实在太小,王老板真恨不得现在就让她担一半家族生意。

马车速度略有减缓,车内三人听见车夫喊:“濠镜少爷,晓梅小姐,嘉龙少爷,到布拉金斯基侯爵的封地了!”

王晓梅闻言立刻伸手将车窗帘子一掀探出脑袋,打量起邻国景色。

他们现在所行进的路是一个很大的村庄的主干道,道路两旁的房子是一幢幢用粗大圆木盖起的小屋,有些房子紧紧拉着窗帘,有些则从窗隙里透出炉火暖色的光;高大的枞树和雪松东一棵西一棵,全都高的直插云霄;天正阴,又飘着小雪,整个村庄笼罩在柔软的银白阴影里。

很快,视野所及处出现了一幢模模糊糊的高大建筑,随着距离缩短越来越清晰,直到能看清那建筑半球形的顶与鲜红的壁,马车也正好停在它门口。

穿佣人服装的男子显然已恭候多时,见王老板下车,微微鞠躬行礼,王晓梅被父亲扶下车时听见那厮对父亲说什么,好像是“尊敬的贵客王先生,老爷已恭候多时。”——晓梅出门前已被逼着学了斯拉夫语。

学时不觉得,现在一听还真是耳熟,她想。

迎面正好一阵轻风,晓梅给吹的一哆嗦,不由得紧了紧身上的梅红色暗花袄子。

真冷啊。

可是忽然间她的眸子睁的大大的,不可思议地打量着男佣身后的花园廊柱——那柱子后面刚刚闪过一抹蓝色,分明是一角裙摆。

                                                                                 TBC

评论
热度(4)

幼蝉裂茧,浴夏重生

© 夏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