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蝉

今儿我这暴脾气还真就绷不住了。

李枫是我喜欢的少数几个最世作家,也正因为喜欢所以很了解,燃烧的男孩签售正是他的事业上升期,也是最需要公司帮助的时期,当时遭到猥亵不敢曝光很难理解吗?

对,他是心疼自己的书,是为了工作不敢说,可是你们也不想想:要是一个白领姑娘被老板猥亵,忍气吞声保住工作,还会有人因为这个鄙视她?怕是同情来不及,谁会责怪。

你们还有脸讽刺李枫为了保住工作忍气吞声?

就你的工作是工作,人家的工作不是工作?办公室对电脑敲字的白领是工作,同样对着电脑敲字的作家就不是工作?都签了用工合同,都有个掌握生杀大权的老板,你们键盘啪啪的质问人家为啥不舍弃新书毅然曝光,你给人家宣传费?你给人家版税?你给人家找新下家?你给人家的损失买单?

更别提作家这行换公司也忒不容易了。

这事儿现在还没有实锤,但从理智与情感两个角度讲,我相信李枫。这屁事儿能炒出来的那点关注度远远没有得罪郭敬明的损失大,李枫但凡还想吃青春文学这行饭,就避不开郭在这行的影响力,郭在各个方面各种意义上都足够把李枫吊起来打。

那么他为什么样这样做呢?

想想燃烧的男孩当年的盛况空前,再看看圣地出版时那可怜的现场,说李枫没受到一点打压我都不信。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估计李枫也是找好了新下家才敢这么干,老子豁出去了,反正以后不在你名下混,随你怎么在行里打压我,反正在你手底下那会你也没少使暗箭。

尽管这样,我也不觉得李枫是在纯粹没有计划的发泄,他是单纯,不是傻,十九岁写出燃烧的男孩的人不会傻。这个事件,李枫手里掌握的证据可能超乎我们想象,先在微博上放出来的那个,可能只是战争打响的第一枪。毕竟卧薪尝胆七年,他掌握多深的内幕都不奇怪。

本人衷心希望,‘燃烧的男孩’能真的烧起一把烈火,烧净郭敬明以及最世的妖风浊气,烧净最世所有有良心作家心中的老板滤镜。

评论

幼蝉裂茧,浴夏重生

© 夏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