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蝉

【湾白】终极往事 · 贰

前文:

http://【湾白】终极往事 · 壹-夏蝉  http://1938515719.lofter.com/post/1d70b822_10f4fb57




贰 • 似识非识眼前人


王晓梅早早从父兄口中听说过斯拉夫人是非常高大健壮的种族,然而当她亲眼见到那虎背熊腰的异国男人时依旧震惊了一下。

“噢!亲爱的王!上次分别后我没有一天不想念你,很高兴能在这见到你和孩子们!”王老板身材在天朝算是高大,那迎上来的厚重结实的身躯却足足高出一个头,几乎把他从头到脚包了个透。再次见到生意伙伴他看上去也很开心,同样紧紧回抱。“我也一样!布拉金斯基侯爵!只恨马车走得太慢,拖到今时才让你我再见!”

晓梅在一旁暗自想笑,父亲一路走得实在算不上急,自己倒是真的‘只恨马车走得太慢’,闲极无聊多番催促哩!

濠镜早年已经来过斯拉夫,熟稔地问候侯爵,顺便把躲在自己身后的王嘉龙拉过来行礼。男人呵呵笑着点头还礼,转头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王晓梅。

“想必这就是晓梅小姐了?”

晓梅被那锐利如鹰的眸子盯得一惊。不过毕竟也算见过世面,微微福身一礼,言语举止间皆是大家之气。“王家次女王晓梅,见过布拉金斯基侯爵。”

“别紧张,孩子,”布拉金斯基侯爵好像也放松了下来,拍了拍女孩的肩。“我的小女儿娜塔莎跟你差不多大,你看上去就跟她一样可爱。”他努力做出柔和的样子,然而只是把髭须密布的面孔扭曲而已。

王晓梅不禁打了个寒战。

这个男人,很古怪。

布拉金斯基侯爵早年丧妻,家中亲眷只有两个女儿,晚饭时侯爵才介绍了她们。大女儿冬妮娅据说是位画家,看上去比王濠镜还要大些,小女儿娜塔莉亚和王晓梅一般年纪。两个女孩都有浅金色的发丝和紫罗兰色的眼,斯拉夫人标志性的白肤仿若雪塑。

趁着双方寒暄的空,王晓梅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娜塔莉亚深蓝色的裙摆,又把目光移到对方面颊和双眸。

如果说冬妮娅完全承袭了布拉金斯基侯爵八面玲珑的社交天赋,那么娜塔莉亚就正好相反,那浅色的长发和深蓝的衣裙让她看起来仿佛散发着霜尘的气息,安静深邃的眼瞳是半埋在雪里的紫罗兰冰晶,晓梅发现那对闪着坚毅光芒的冰晶依次掠过王家人的脸,最终停在自己身上。

“我认得你。”娜塔莉亚说。

此话一出满座人皆是一愣,王老板把勺子都掉到汤盘里,王濠镜更是眉头紧皱,王嘉龙不明白什么,却也满脸疑惑地注视着姐姐。布拉金斯基侯爵脸上布满阴云,显得更蛮横,更冷漠。倒是冬妮娅反应最浅,只些微顿了顿手便依旧慢条斯理舀着红菜汤,紧绷绷的脸颊什么表情都没有。

布拉金斯基侯爵率先反应过来,“你这孩子胡说什么!”斥责过女儿后,他转向王老板。“抱歉,王,小女不懂事胡言乱语,还请王小姐千万别放在心上。”

娜塔莉亚被父亲申斥,只得默默垂首坐好,坚毅的唇线紧紧抵着。王晓梅分明看见,那对瞳孔覆着水膜般闪亮地泛起泪光。

“我见过娜塔莉亚小姐。”她突然说,女孩声音清脆响亮,娜塔莉亚抬起头,正对上那双清亮的黑眼睛。

那双眼睛冲她笑笑。

“来的时候我看到过,娜塔莉亚小姐在花园里呢。”

气氛顿时缓和下来,王老板摸着女儿的头,连声称缘分缘分,原以为只有大人关系好,这下两个孩子也一见如故。王晓梅偷眼去看娜塔莉亚,欣喜地发现对方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目光,王晓梅看见她的唇瓣几不可察地动了几下,是个斯拉夫语词汇。

“谢,谢,你......”


当晚王晓梅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那个冰雪般的身影,从花园廊柱后的一脚裙摆,到餐桌对面那句无声的谢谢你。

“是不是真的见过她呢......”她在半梦半醒间呢喃着,最终沉沉进入了梦乡。

••••••

红,红色的衣袖,

红色温暖地包裹着,仿佛有人轻轻唱起哄孩子入睡的歌谣,淡淡的书墨香气,让人极有安全感。

可是忽然,温暖消失,流了满地的血,不再温热的血,

是一只脸朝内趴伏的火狐狸,一把雪亮的匕首将它整个穿透,它就那样一动不动地流着血,赤色的皮毛被血染的发黑……

突然,狐狸僵冷的头颈慢慢地,一寸一寸地转过来,直到那张垂死的面孔完全显露,嘴吻竟也一寸寸地打开——

“湾,湾…….”

王晓梅霍地惊醒,视野里是华丽精致的床帐花纹。

好一会,她坐起身,摸摸被泪水染的冰凉的面颊,捂着嘴巴哭了起来。


                                                             TBC



评论(1)
热度(3)

幼蝉裂茧,浴夏重生

© 夏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