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蝉

【耀中心】夏蝉

角色一开始就死亡预警,旁观者视角,说悬疑不悬疑,说刑侦不刑侦,撑死算个画虎不成反类犬的伪哲学

作者文风奇诡,知道自己想写啥但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我原本没有打算帮她。

林晓梅是在立秋这一天走进事务所的,她站在一楼大厅说什么也不肯走,负责接待的人不得已叫我下来处理。她双手插兜孤立无援地立在大厅中央,见我下来,目光亮了一下,问我是不是那个什么都知道的人。

“小姐,我只是个私人侦探罢了,另外——”我打量过她的脸和身形。“本人只接受成人委托。”

少女的眸子暗下来,又缓慢地恢复坚定,正当我考虑如何婉转地打发她时,她声音嘶哑颤抖地开了口。

“······我的哥哥,亲哥哥,在上个月,自杀了。”

被带到办公室里,林晓梅的情绪算是稍微稳定,她缩在沙发里紧紧攥住衣袖,我才注意到她是那么的瘦弱。

“您的名字?”

“林晓梅,双木林,破晓的晓,梅花的梅。”

“林晓梅小姐,请问您是不是半个月前c市商贸职业高中自杀学生王某的妹妹?”

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点点头。

果然是这样,职校学生王某自杀事件在本市着实引发了多方猜测和社会热议,林晓梅说的时间对的上,又没有去找正规警方而是来这里,应该是听说了我善于查实自杀案件并会为受害人保密,想必这件事隐情复杂私密,绝非各大媒体冠冕堂皇的‘失恋自杀’。

我本不打算帮她,这种案件牵涉复杂,极易惹上麻烦,查完也没什么大报酬可拿。但这个女孩好像真的做了很多功课,知道什么是我拒绝不了的。

“哥哥是什么人我最了解,虽然父母在我十岁那年就离婚把我们两兄妹分开带走,但我跟哥哥一直有联系,他绝不是那种会自己自杀的人。”林晓梅从包里拿出一个证物袋。

“方侦探,我哥哥是被人教唆自杀的。”

送走了对我千恩万谢的林晓梅,我回到办公室,一边缓慢拆开那个文件袋一边整理着思路。

死者姓王名耀,多年前父母离婚被判给父亲抚养,初中毕业进入职校就读,成绩尚可,人际关系简单,平时交往的人除了同学好友就是父亲和妹妹。从林晓梅的证词来看,他们两兄妹关系真的很好,有很亲密的联系,由此可见证词真实度应该很高。

学生自杀本来不是什么值得接的委托,因为最后的结果十有八九不是校园欺凌就是学业压力,能来个家庭问题都是新鲜的。但是这个案例:家庭问题存在不是一天两天,死者应该早就习惯,况且父母和平分手也不见得能影响孩子多少;死者人缘不算好也不算坏,虽然性格偏内向但在校内和校外都是有几个朋友的,也没听说有人刻意欺凌;职校学业压力应该不很大,死者很喜欢这个专业,成绩也尚可,没理由为这个自杀。

一个生活简单平静,马上就要毕业从事自己喜欢专业的男孩子,却在半个月前猝然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那时他甚至还不满十八岁。

林晓梅说的对,王耀没理由主动去死。

证物袋里是一份名单,应该是林晓梅手写的,上面记录了王耀的朋友圈,每个人的姓名及个人信息写的很详尽。

我被其中一对相似的名字吸引住了。

那是王耀最好的两个朋友,一对双胞胎兄弟:本田菊,本田葵。


                                                                                                 TBC

评论(7)
热度(17)

别光点喜欢,评论啊!

© 夏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