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蝉

【耀中心】夏蝉(三)

前文链接http://【耀中心】夏蝉(二)-夏蝉  http://1938515719.lofter.com/post/1d70b822_11b1fe53

注意事项见前文





果然是他,我反倒镇定下来。“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呵呵,”仿佛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本田葵轻笑两声,透骨阴寒。“别紧张,方侦探,小生只是想给您帮个忙罢了。”

“帮忙?”

“您近期有空吗?”

我最近刚好不忙。“有,请问有什么事?”

“后天小生的弟弟想专程来c市,您既然要调查,不妨去接他。”本田葵顿了顿。“具体时间小生稍后再告知。”

说完电话立刻挂掉,留我一人面对嘟嘟忙音,一时回不过神。

不得不承认,无论目的如何,本田葵的提议正是我所需要的。私人侦探微薄的调查权(注1)很多时候并不够用,这种针对案件的问询有了对方配合会方便许多。不过······同样不得不承认的是,一番通话着实疑云满布。

从事这一行多年,被调查对象找上门来并不是稀罕事,毕竟委托人不太可能有反侦查意识,侦探社做生意又公开在明处。可是对方即没威逼又没利诱,反倒想帮忙调查?况且本田菊需要接站,此行应该没有亲人陪同。我看了看手边刚打印出来的材料(注2),本田菊一栏赫然写着‘出生年月2000 · 7 · 18’。

今年十七岁的孩子,学校不放假时独自来c市?

答应这桩案子原是抱着半是同情半是猎奇的心态,未承想还没怎么调查,重重迷雾已经散发出古怪的异样感,我隐约感觉到事情不简单,而这种不简单又绝非是一开始猜测的那种‘不简单’。

我又拿起了电话。

下午五点四十五分,林晓梅匆匆赶来。

她还穿着校服,被秋阳晒得红扑扑的脸颊比初次见面时多了几分生气。“抱歉,今天放学有点晚,”女孩因为跑得过急微微喘息。“我接到您的短信,有什么事吗?”

我说不着急,为她倒了杯冰可可。“林小姐不用担心,调查很顺利。本人主要是想了解一些零散情况,面谈比较容易说明白。”

女孩喝了几口饮料,点点头。“您请讲。”

“您对您兄长的朋友,本田菊和本田葵有多少了解?”

她摇摇头。“没有多少,只知道他们是双胞胎兄弟,过去跟哥哥在同一所初中,哥哥毕业后和初中那些朋友几乎没有联系,但跟他们俩一直特别好。”

“还有其他了解吗,比方说关于他们的家庭?”

“他们父母关系好像不太好,听我哥说也跟离婚差不多,其余的就真不知道了。”

“那么,”我很不想问出这个问题。“您对您的哥哥了解吗?”

林晓梅愣住了,显然没想到会被这么问。不过我很高兴地看到她在思索,而不是像死者亲属惯常那样断言“我自己家的xx我当然最了解”。

“不,说不上了解。”许久,她肯定地答道。

“噢,为什么?”

“哥哥并不是那种,嗯,平常人。”林晓梅显然仔细斟酌过措辞,然而最后的表达似乎仍不合她意,但依旧在继续讲。“我的意思是说,他不像那种普通的十七岁小伙子,不只是我,好像没人知道他心里真正在想什么。”

她顿了顿,最后加了一句。“但是他不可能自杀的。”

心里的隐约猜测被女孩这番表述加强不少,然而现在不是深究的时候,我点点头表示明白,把叫她来的主要目的——本田葵电话事件一字不差地讲了一遍。

林晓梅听罢了然地点点头,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没什么特别的,”我笑笑。

“本人只是想提醒您,也许你哥哥这位朋友专程来本市,不只是来见我·········”



                                                                               TBC


(注1)我国私人侦探没有侦查权,但和所有公民一样具有一定范围内的调查权。

(注2)其实能用电脑查到的信息比我们想象的多得多,很多记者或者私人侦探就有用普通搜索引擎调取个人信息的本事,表现这方面的作品有徐浪的《夜行实录》。


这张信息量有点大,修改了很多遍才放出来,最近身体和心理都不是很好,更得慢一点,但质量保证不打折扣。

评论
热度(11)

别光点喜欢,评论啊!

© 夏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