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蝉

记一个可能是肉也可能清水的脑洞

史密提是某娱乐公司董事长,一次娱乐性质的旗下艺人聚会上,他发现一个长得很好看的青年正专心致志地吃东西,还只吃素,跟饿了八百年似的。

史哥觉【chen】得【mi】好【mei】玩上【se】前搭讪,得知青年叫戴斯蒙德,。史哥觉得他应该是旗下名不见经传的练习生什么的,就问他想跟他上床吗?戴斯蒙德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答,史密提已经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堆跟了我怎样怎样什么资源啊什么机会啊都不在话下啊balabala···········终于墨迹完后他问对方听懂了吗,戴斯蒙德一脸懵逼地问“额······你是想跟我zuo吗?”史哥说没错是这样,戴斯蒙德点头说好啊,就跟着史哥回家去了。

【肉部分没想好拉灯还是详写】

第二天一早,莫名疲倦的史哥问莫名神清气爽的戴斯蒙德想要什么,还滔滔不绝的说了好几个公司近期要开启的项目,对方听完后一脸莫名其妙,问你说啥?

史哥问你丫不是在逗我吧,放心既然你奉献了一把老子不会亏待你,想要走什么路线就提,尽量满足你。

戴斯蒙德依然一脸懵逼表示没听懂,换了好几种表达方式依然没让他听明白,史哥快崩溃了问你是人类吗?这点破事都理解不上去?

戴斯蒙德表示很委屈啊怎么就理解不上去了,你不就是想跟我zuo吗,咱俩已经做完了啊,难道你只跟人类做?可是你昨天没提这茬啊。

史哥震惊了问难道你真不是人?

戴斯蒙德说当然不是了,我就是离昨天那大别墅不远的地方那片田野里的玉米杆,我看你昨晚对我一口一个玉米杆还以为你明白怎么回事呢。

史哥:妈累个六,沃特法克。

经过一个多小时艰难的交谈,史哥明白了玉米杆戴斯蒙德成精没多久,对人类语言和社会规则知之甚少,昨天史哥的那些话他除了‘上床’这个词之外一句都没听懂。

史哥问那你为啥答应?戴斯蒙德表示他刚成精不久正是需要修炼的时候,干巴巴练没意思,吸人精气多快,过程还很愉悦。

史哥脑内一万只羊驼奔过。

这时候还说啥?

全是废话,不如用行动表示吧。



就酱,还没想好要不要写,写了也很大概率是清水,毕竟在下炖肉无能。

评论(6)
热度(3)

别光点喜欢,评论啊!

© 夏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