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蝉

【菊耀】无权决策

清水端碗,ooc不ooc自由心证,只是想站在我的角度写一写对‘小菊白眼狼’这个老梗的理解。

由于观点比较特别,在下已经预料到这文底下十有八九会有人无脑喷(请别说什么‘明知被喷还贴出来干啥’,任何一篇文无论内容如何都无法保证人人都喜欢,更何况在下题材略有争议),因此事先说明:提意见啊批评缺点啊都欢迎,但是无脑辱骂者,删无赦。

如果觉得没有问题的话,就请往下拉吧O(∩_∩)O~

................................................................................................................................................

“呐,大哥。”


“小菊有什么事阿鲁?”


“您好像对在下说过,我们的思想意志来源于人民,而不是上司?”


“当然啦阿鲁,”王耀从满桌折子中抬起头,喝了口茶水,冲他笑笑。“上司这玩意一会开明一会昏庸,我家还有过白痴智障的,要是我们的思想以上司意志为转移那还不得精神分裂阿鲁。”


本田菊没搭腔,王耀却心下了然。“小菊是想问我为什么不阻止杨广那孩子?”


“......恕在下直言,这时开凿运河劳民伤财,实在不是良策。”何止不是良策,这事情办得得多蠢连他都听出来了,王耀更不会不明白。而且以王耀的权利,阻止亦是轻而易举。


王耀好像又一次明白了他在想什么。“不是阻止不了,这是历史的必然,不能去阻止阿鲁。”


“在下不明白。”


王耀心里有点隐隐抽疼。


他在比这孩子大不了多少时,试图平息过起义,也曾极力阻止傀儡上位,提防暴君当政,而每次这样做的结果,无一不是让事情变得更糟。渐渐地他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说得不好听点,就是给这帮上司当枪使。


也难怪,小菊年纪还小,与上司之间也未曾有过分歧,理解不了也实属正常。


“这很重要阿鲁。”见本田菊依旧一脸困惑等他回答,年长的国拟奏折也不看了,干脆撂下笔坐到对面,神情极为认真地注视着本田菊的双眸。


“小菊,大哥教你一件最重要的事:你以后学成离开我独自理政时,一定要记住公私分明,国家意识体无权干涉历史的进程,也就是说我们只能执行,无权决策。”


“往后回了国,你免不了要参与战争,记住无论对手是谁,无论那场仗多荒唐,只管执行,别去想其他”


那是本田菊记忆中最少见的王耀,即使后来两人赏月探讨自己前程那晚都不曾有的郑重严肃。


于是默默低下头。


“在下记住了。”


...................


多年后,北平故宫。


“大哥......”


本田菊的眸子一如既往没有高光,手中武士刀不断滴血。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眼睛里映满了王耀鲜血淋漓的背,拿刀的手也软得几乎要握不住。


“小菊做得很好阿鲁。”


闻言本田菊惊得一颤,但对方眼底一片光莹秀澈,证明了那句惊人之语并非讥讽,而是肯定。


“在下........”


王耀摆摆手,用佩剑支着身体一瘸一拐向他走近,想像小时一样摸摸他发顶,却发现他已经长到和自己差不多高了。


“不怪小菊阿鲁,是小菊上司的命令,我曾经教过小菊的。......”拍拍昔日弟弟的肩。“但是这样一来恐怕我就只能......要打仗了阿鲁,我们自求多福吧阿鲁。”


本田菊木然地站在原地,目送王耀渐行渐远,来自童年的遥远话语不知不觉浮现心间。


“..........也就是说我们只能执行,无权决策。”


                                                                                     end

.............................................................................................................................

最后在下还有几句废话。看本家漫画王耀跟伊万聊小菊那章时有人在那刷“伊万暗示王耀不理解菊所以这是美化战争balabala........”也许他的看法很有道理,但我看到那段的想法就是伊万在暗示小菊受了上司逼迫不得已而为之。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作者没有明确定论的地方,任何脑洞都是可以放上台面讨论的,起码我这么认为。

评论(6)
热度(12)

幼蝉裂茧,浴夏重生

© 夏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