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蝉

【百合段子】无聊摸鱼一发

那个姑娘是这个酒馆里最显眼的存在。

我这么说不是因为她是调酒师,而是因为她是真正意义上的,很美。

八点多钟正是营业高峰期,我在这坐了有两个小时,眼见着她吧台前的姑娘换了一个又一个——她们会在接过酒单时摸摸她的手,捏一下她的胳膊,还有貌似相熟的干脆探过吧台去蹭她的肩颈,我还看见过有个短发女人把手伸进她上衣里抚摸。

这很正常,酒馆是找乐子的地方,要想混得下去,就必须习惯这些。

时间已经很晚,理智告诉我应该赶紧离开这儿找个住处。可是忽然间......(语文课上讲的契科夫说的蛮对,凡事总有个‘可是忽然间’)可是忽然间,她,那个姑娘,她跟身边另一个调酒师交代几句后,径直向我走来。

“别只盯着我看了。”她微笑道。

评论
热度(2)

幼蝉裂茧,浴夏重生

© 夏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