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蝉

【普奥】龙的新娘 下

前文走http://【普奥】龙的新娘-凉棋  http://1938515719.lofter.com/post/1d70b822_af59dc1


普奥AU,奥性转,设定致敬了我很喜欢的同人作者 @八片叶子 

是he!,百分之百的标准he!

........................................................................................................................


基尔伯特的故事很快传遍了整个小镇。


人人都知道他为了镇长女儿,不惜喝下龙心之血强行化作龙族,也知道龙族之所以再没来过是因为它们忙于与基尔伯特战斗。每个人都猜测过‘埃德尔斯坦小姐’究竟爱不爱那个小伙子,他们很快便知晓了答案。


因为维蕾娜开始了她漫长的守望。


她每天天不亮就等在这里,戴着象征初婚的头纱,代表纯洁的珍珠首饰,象征多产的橘花花环。她就这样风雨不误雷打不动,全副武装地从将将破晓等到满地夕照,岁月在眼角纹上细碎的痕,眸光却依旧坚定明亮,一瞬不瞬地注视龙之谷方向的海与天。


有人去求镇长,让他劝劝维蕾娜,埃德尔斯坦先生只是摇摇头,对女儿的担心使他日渐苍老,眉宇间神色无奈又心疼。


“我们亏欠那孩子太多,如果她这回真能找到幸福,就随她去吧......”


黄昏又一次将码头染得金灿灿,侍从小心翼翼劝道:“小姐,今天该回去了。”


“不,再等等,”女孩摇摇头,喃喃的听不出是对话还是自言自语。“他今天一定会来,我知道他今天会来,他说过一消灭龙族就来这里接我......今天一定会............”


她反复重复着‘一定会’,夕照将雪白的嫁纱染得鲜红,她无端地突然很想唱歌。


好吧,想唱就唱。


“我不知道他离我多远时光,长的筋疲力尽,还是短的猝不及防,我不知道他是否和我一样,在茫茫行路上唱着歌流浪......”


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呢,记不清了,仿佛在很久以前有人说过,他说过什么,好像是......


“小小姐需要本大爷时就唱这首歌吧,本大爷一定会来找你的!”


歌声伴着回忆蔓延,维蕾娜没有注意到周围人渐渐多起来,没有注意到围观倾听者眼里的泪,她只是站在那里阖着眼,悲哀而温柔地唱着。


“......仁慈的神明啊,若您同情卑微的我,请让这首歌唱完时他已出现......“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湖面卷起了一阵狂风。


“龙!是龙!龙来了!”


水蓝的巨大身形健壮漂亮,飞行姿势矫健而优美,人们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龙族,更不敢相信他就是三年前那个跌跌撞撞,披着龙皮的可笑人类。


维蕾娜有一瞬间恍惚,当她睁开双目看清海平面上稳健迅速飞来的生物时......


三年光阴扭转倒错,仿佛回到了那个人以龙的形态出现那天。比那时更强的能量注入肢体,她像当年那样飞快地跑过已经没有拦路者的栈桥,她跑到那站了三年的木桥最前端,大声喊道:“我在这儿,我在这儿!是我!”


仿佛响起激动人心的乐曲,充满凯哥齐鸣的旋律。由于激动,由于羞涩,由于天色海水与龙鳞的闪光,维蕾娜已经分辨不出是什么在动——整个世界都在浮动,在上下翻飞。


但龙翼已经在拍打她身前的海水了,巨龙俯下身,眯了眯眼,旋即变成一位白发红瞳的男子立在栈桥上。他对对着他的那张喜气洋洋的脸笑了笑,一把将他精致的,气喘吁吁的珍宝整个抱起。


“你完全是我想象中的样子,我的小小姐。”他喘着气说。


“你也是,大笨蛋先生。”维蕾娜轻轻环上他颈项,将滚烫嫣红的面颊贴在他胸前。“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


不知是谁带的头,围观人群突然响起洪亮的歌声,这首小镇传统的婚曲他们作为埃德尔斯坦小姐婚礼宾客时唱过无数次,但只有这次是唱给美丽羞涩的待嫁新娘维蕾娜。


震荡人心的欢快歌声中,基尔伯特小心翼翼地托起维蕾娜的下巴,他看到:姑娘笑吟吟地一双明眸中蕴含着世间所有美好的东西。


                                                                                        END

评论(4)
热度(15)

幼蝉裂茧,浴夏重生

© 夏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