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蝉

【邱陶】秋千坠

这篇文章有点文和鸣谢的双重含义。邱陶tag在这位 @救命內湖沒熱水 亲被我忽悠写文前一直啥也没有,我因为这个一直特感激他,本来想单开感谢的,既然他来点文,那就顺势鸣谢一下吧O(∩_∩)O~


梗来自http://我就静若处子地发个脑洞-凉棋  http://1938515719.lofter.com/post/1d70b822_92251cb,亲们务必先看这个,否则很容易搞不明白前因后果。


灵感来自许嵩的《秋千坠》,部分片段取自我的童年


一发完结文,文笔无质量无字数超短小但是he保证


都接受的亲可以往下拉


...............................................................................................................................


邱非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小时候人民广场的秋千架。


梦里还是孩子的他被妈妈抱上秋千,越荡越高,目眩地上升,周围排队的大人低声议论“这孩子胆真大,都荡那么高了还不害怕”。


他听到后像个真正的幼儿园孩子一样得意地扬起嘴角。一切都那么真实,连闭上眼睛时眼睑上的风声都像真的一样猎猎作响。可是突然,上升停止,周围的空气变得凝固而滚烫,手中触感也不太对。


他睁开眼,手中纤细的绳索不知为什么变成了一双手臂,被他掐在手里微微颤抖,顺着手臂往上看,一张熟悉至极的脸。


是陶轩。


男人斯文秀气的面孔被泪水割得支离破碎,眼尾红肿有些失焦的目光盯着他,已没了呻.吟的力气,喉咙深处模糊地呜.咽——


“邱非?邱非!快醒醒!”


邱非猛地坐起来,差点把男人手中的水晃洒,回神后发现梦里哭泣的脸现在眉头紧锁地盯着他。“做噩梦了吧,”陶轩把水杯递到他唇边,轻抚他的背。“我在厨房都听到你翻来覆去的,吓着了吧,喝口水冷静一下。”


喝了口水后意识算是略微平静了,邱非看清陶轩还穿着围裙——自己挑的那件,身上有油烟和煎蛋培根混合的味道。略一环视房间,是他们在b市买的房子的卧室。


陶轩看他恢复了,也准备起身“洗漱一下来吃饭吧,凉了就不......”


话音未落却硬生生打住。整个人被裹进一个颤抖的怀抱,陶轩不由得伸手回抱住少年的腰,听着他闷声闷气,断断续续地讲述梦的经过。


因冷汗变得湿凉的肌肤温度透过衣料,让人没来由地心疼。邱非突然道。“你恨过我吗?”


陶轩一愣。


他们在一起快一年了,每次床.事过后邱非会神经质地抚摩他身上的吻.痕咬.痕,平日里会毫无征兆地扑过来抱住自己。他只当那是占有欲,却没想到那根本是怕自己还恨他,怕自己有一天会离开。


多傻,这么想着手下的力度不由得紧了紧。


“坦白说,以前恨过。”


怀里的身躯重重颤了一下,不过陶轩没给他胡思乱想的机会,他轻轻地吻吻少年的侧脸,在他耳边低声说:


“但是有些事情,是跟过去没有关系的。”


他现在彻底退了荣耀圈,有稳定的工作和生活,有两情相悦的恋人,过去的痛苦则被看得很淡。也许是年纪大了,没了追债记恨的力气,又或者是因为他觉得过往的尘埃不应沾染现在。而现在的他只希望他的小恋人能放下那些有的没的,不再被沉重的过去牵绊住呼吸*。


而后者显然听懂了,因为他咯咯笑起来,稍稍错开身体给了陶轩一个货真价实的吻。


“谢谢你。”唇.瓣辗转狎.昵渐渐染上不单纯的味道,被推在床上的一瞬间,陶轩听见邱非又一遍重复着“谢谢你”。


广场上荡着秋千的孩子闭上眼睛,紧张地等待着,睁开眼却发现原来天色早已破晓。


                                                                                          end




*这里借鉴了杀手婚礼之路吧一篇同人文《半日谈》的两三句话。

评论(5)
热度(13)

幼蝉裂茧,浴夏重生

© 夏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