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蝉

【罂雁】关于夏天

罂雁为菊耀女体异色本田罂x王秋雁


出于对罂雁西皮的爱和自己脑抽写成的短段,看不出是国设的国设


明明欠着两篇点文还坚持摸鱼的我真是没救了


以上


..................................................................................................................................


这该是有史以来最热的一个夏天,王家四个千年老妖精如是想。


燥热的天气让人什么都吃不下,王耀王黯还算能正常吃饭,本田葵被王黯喂着倒也安分,两位姑娘和其他孩子就不行了。


身子略有点虚的王春燕靠着椅背不停擦汗,还要顾及怎么都不肯动筷子的濠镜和莲镜;往日乖乖巧巧的本田菊端着剩了大半的碗,任由本田樱怎么劝都不肯再吃(她的碗也剩了一大半);任勇沫和任勇朝哭闹着,打翻了他们的水杯;至于王嘉龙,他最近一吃饭就没了影。


本田罂冷眼看着坐在对面的王秋雁,而那人看上去也是五心烦躁。王秋雁生性不善言辞,这会又实在心疼一众孩子和王春燕,默默别扭了一会只得起身悄然离席,像是去屋外透口气。


本田罂跟了出去。


“喂,老太婆。”


王秋雁坐在游廊石凳上头也没回。“小丫头片子不好好吃饭,跑出来作甚?”


“一把年纪没点眼力见儿,要你做甚。”本田樱也没特别看她,自顾自坐到石凳另一头。


王秋雁撕扯垂下葡萄藤的手停顿片刻“说来听听?”


“天一直挺热也没见菊和樱怎么不吃饭,今儿这一出明显不因为热,樱大概是心疼春燕姐,菊那小子怎么看怎么吃味葵,不信咱一会回去,耀哥一喂他肯定立马就消停了。”


对方闻言忍不住“嗬”笑起来,把游廊顶停着的一对鸟惊得扑棱着翅膀飞起。


她们注视着它们瞬间隐没在天空背后,谁也没再说话,阳光很好,葡萄藤随着风轻轻摇曳,天很蓝。


本田罂突然踩上石凳几步走到对方身侧,往前一蹦不偏不倚落到王秋雁膝上,无视对方有点黑的脸色,蹭蹭找到个舒服的姿势。


“下来,很热。”


“不要,石凳好硬。”


过了一会。


“老太婆。”


“干嘛?”


“抱我去后院井那里,我要吃耀哥昨晚沉在井里的水果。”


“本田罂你好手好脚自己走去!而且偷吃的话耀肯定会生气别拖上我!”


“有本事你跟我说你不想吃啊。”


“切......”


阳光把缓步行进的影子拉出漂亮的形状,隐约能看出女人丸子头的轮廓,肩上靠着个蘑菇头的小脑袋。


                                                                                             end


评论(8)
热度(34)

幼蝉裂茧,浴夏重生

© 夏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