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蝉

【湾白湾】归

主湾白湾,微意识流微自我流,微菊耀,耀湾露白亲情向


设定湾湾只有少主一个哥哥,没有弟妹



.................................................................................................................................



此心安处,即为归处。

                                                                     ——题记


00.


娜塔,那是谁?


是我哥哥伊万.布拉金斯基。


......


喂,娜塔......


什么?


其实,我也有一个哥哥。


01.


得知王湾在故乡也有个哥哥时,娜塔莉亚一点都不意外。毕竟王湾看起来就像是那种有父有兄下无弟妹的家庭中被捧在全家心尖的无忧少女,活泼开朗,横冲直撞,仿佛全世界都该为她心甘情愿地让出道路。


而王湾说完这句话后就没再吭声,趴在床的一边摆弄着从同居人钱包中翻出来的,银发斯拉夫人拥着年幼娜塔莉亚的照片。过了一会儿,她仿佛忽然想起来似的。


“娜塔为什么要离开他,我是说,你哥哥看起来很疼你。”


不。


她在心里轻轻反驳。


哥哥他,早就不在乎了。


02.


王湾离家出走的理由很儿戏,她不喜欢哥哥的恋人。


“总之那家伙就是白眼狼版的人生赢家,”某次床.事过后她拥着娜塔莉亚,有一搭没一搭地讲述事情始末。“那个小日本儿,我原先以为他还算个好人,没想到后来.......啧啧啧,也不知道那小子用了什么巫术让大哥原谅他,还让他做了男朋友......”


怪不得。


娜塔莉亚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王湾,旁若无人地在Les酒吧光怪陆离的音乐中躺倒在卡座里的少女,少女睁开眼睛看到面前霜雪一般冰冷,似乎要为她披上衣服的斯拉夫人,KilaKila眨眨眼睛,道。


“晚上好,美丽的小姐,”


“我找不到,啊不,是没有家了,”


“给我一个家吧......”


03.


你后悔过吗?


“怎么会?!”


“我都说了几次不同意大哥都不听,也不能怪我想走啊!”


“正好那会我身份证银行卡都办下来了,不走难道眼见着小日本儿进门不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娜塔莉亚想。


她能感受到王湾的大哥很挂念她,从一开始王湾一天起码挂断十几个的手机来电,到后来对方短信回收站里的一大串邮件。王湾从未回复过任何外界的讯息,但是有好几次,娜塔莉亚分明看见了她看完短信后红红的眼眶。


其实挺好,还有人惦记。


娜塔莉亚抱了抱她,从女孩额角到唇瓣轻轻巧巧的印下一串吻。


04.


相比之下,孤身一人从俄罗斯来到中国,又无一人惦记的自己,


又算是什么可笑的存在呢.......


娜塔莉亚极少对王湾讲自己的事,没有想隐瞒什么,只不过她不问,她不讲,如此而已。


况且那些暴风雪中的酗酒发疯,壁炉旁的血肉纵横,用割腕威胁自己不许离开的哥哥,不顾威胁劝阻执意坐上莫斯科到北京的飞机的自己,也的确没什么好讲。


就像王湾选择性遗忘自己离家的另一重残酷真相,娜塔莉亚也在不断幻想远在莫斯科的兄长其实安然无恙。


05.


“其实,我大哥早就不在了。”


王湾亲口讲出这个事实时,娜塔莉亚仍然没有什么大反应。


毕竟,那些挂断的联系人名字以及短信末尾署名不是‘大哥’而是‘小日本儿’。


“当时我跟大哥闹脾气跑到外面去,大哥出去追,路那面突然驶来一辆酒驾......死亡通知下来时我看都没看,当晚就走了,那个小日本儿就一直找我......”乌黑发丝的脑袋靠在娜塔莉亚怀里,泪水打湿了淡金的长发,王湾哭得像个找不到家的孩子。


“我没想害死大哥......娜塔...我没有..........”


我知道,娜塔莉亚把王湾抱得更紧,我知道的。


她一早就看出,初次见面时王湾没有骗自己,那时的她和她,都想要回家,却都没有了家。


06.


娜塔?


我在。


几乎是同时,王湾挣扎着抬头,娜塔莉亚垂下眼睛,紫晶与乌黑对视了一会,突然凉凉地笑出了声。


我在。王湾学着娜塔莉亚的语气。


她们都在不断挣脱和不断依赖的过程中迷失了出路,在追求爱与温暖的过程中寻求偶尔的满足,在时断时续的梦境与现实中半清醒地追赶寻求,又在与自己相似的对方身边寻到了栖身之处。


尾声.


最后,最后的最后,娜塔莉亚和王湾都不必再去想家。


她们早已成为彼此的归处。


以上。


                                                                                            end

评论(3)
热度(16)

幼蝉裂茧,浴夏重生

© 夏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