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蝉

【湾白湾】栖迟

推荐bgm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737500/



行道树结出的杨絮柳花儿飘满每条马路和单元楼底下的小院儿,王湾和娜塔莉亚相伴过了一整个春天。

“是不是差不多该改夏令时了?”王湾端着一奶锅绿豆汤往饭厅走时忽然冒出这么一句,紧接着她就短促地‘嗨’了声冲娜塔莉亚笑笑。“差点忘了,娜塔莎那边没这规矩吧,中国不少单位学校都讲究这个,咱学校也有。”

那是什么?娜塔莉亚伸手接那只锅子,边去找勺子和碗边问道。

“就是把午休时间调长二三十分放学时间也跟着顺延,咱学校我记得改成......娜塔你别拿碗啊绿豆汤这玩意就该端锅喝!咱俩谁跟谁还能互相嫌弃咋的!”

于是娜塔莉亚听话地坐回来,认识了整整一个春天,四分之一年,王湾依旧能让她感受到活力野性的新奇。这个东方姑娘和她所代表的国家有太多新奇的事,比如b站,比如绿豆汤,再比如‘夏令时’。

以及王湾本身。

她们相遇那天正是三月一日,娜塔莉亚只身来到这座中国北方城市不到两周,景点逛遍无聊时接到哥哥的电话,问她有没有兴趣和好基友的妹妹合租。娜塔莉亚记得两人见面时,卷曲黑发的少女笑容明亮大大咧咧伸出右手问好,得知她来中国并没有具体计划后,王湾大眼睛眨巴眨巴,笑嘻嘻地问:

“要不要一起上学?技校手续很简单半路转进来也没关系。”

于是娜塔莉亚有了一个学生身份,半间两室两厅公寓,以及一个同学关系的同居室友。王湾的故乡是距这里六七个小时车程的小镇,平时没有大假不方便回去。

“......你说端午假啊,”女孩撂下锅子抹抹嘴,往对方那边推了推。“其实现在也不咋惦记着回去,娜塔不是在这么,不想回去,又不是刚开始那俩月不适应想家。”

想家......娜塔莉亚沉吟着。

她能明白王湾最初的感受,刚开始上课进度有点跟不上,语言又有障碍,自己也想念过莫斯科的家。那时她恐惧而伤感地过着每一天,甚至抬头看路时都恐惧着被钢筋水泥的城市机器碾碎成尘。王湾应该看出来了,却没有什么反应依旧嘻嘻哈哈,带娜塔莉亚见识着这座城市种种不为游人知的有趣之处:桂林路便宜料足的抹茶炒酸奶,未成年人也随便消费的居酒屋,南湖公园三块一位不限时的秋千。看完电影的回家路上夕阳铺满,王湾很自然地牵起身边人未拿奶茶的那只手。

彼此熟悉后,抱起团来只是瞬间的事。

“娜塔你看,”王湾把手机凑到她面前。“这个叫‘風守miNado’的up主。”

我也关注了他,娜塔回道,你喜欢哪首歌?

“当然是《栖迟》啦~感觉好像我们两个~尤其是那段最棒的就是......”滔滔不绝的女孩突然顿住。

“唉我去都快六点了得做晚饭了!娜塔你把视频打开我要听那首歌做菜!”

还没反应过来,女孩像股小旋风起身系围裙翻冰箱一气呵成,一边还念叨着“茄子土豆炖肉还是速冻馄饨这是个问题怎么办怎么办..........”

娜塔莉亚看着窗边夕照里忙碌的女孩,打开视频,歌播放到一半。

“.......穿越过最纯粹严冬 独拥着

风华皆隐动 归诸潮洪

谓之枯,谓之荣

此生何所梦

穿过低垂云雾

听见夏风吻过的遥远

独拥万里长天

滑过鸟羽的烟

几缕眼波错落间

日光不断绵延

愿通透 一点心间.......” 



                                                                                          end


写给自己的生贺,还好赶得及在生日这天傍晚发出去

本人技校学生一枚,文中的城市就是我所求学的城市,坐标一致的亲能猜出是哪里吧,王湾原型是我,然而我没有娜塔莉亚。

就这样。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3)

幼蝉裂茧,浴夏重生

© 夏蝉 | Powered by LOFTER